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产品咨询热线:13888533180

版块导航

资讯中心
公司新闻行业资讯常见问题产品中心
账务中心
招商加盟投诉建议今日报价

开在冬天的花




  开在冬天的花

  出门向南,不过百二十步,有一处园落。四面无墙,可以任意出入。园内有亭有廊有花有草,皆依了季节,或荣或衰,或开或败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我一天六次经过那里,或者更多。常常是匆匆而过,眼神很少在葱笼的草上停留,也不经意春天里开了什么花,秋日里没了什么虫。日子这么平淡地过去,平淡得像冬天里掉光了树叶的杨树。

  直到今年的冬天。

  这本是个寒冷的冬天,一切姹紫嫣红的花草都掩去了昔日的繁盛,只留死一般的枯黄衬着永不变色的蓝天。

  那天清晨,我忽然在早已枯黄的草地上发现一株怒开的花。它开得那样艳,那样充满活力,仿佛整个的冬天在它眼里,只不过是一个扮了鬼脸恶作剧的顽童。

  它有嫩绿的茎,嫩绿的叶,却开着雪白的花。在满地的枯黄中,独显出它的娇艳。在漫天的北风中,我从心里为它担心,怕它经不住冬日的寒冷,怕它耐不住百花俱敛的寂寞。但它却潋滟地开着,没有退缩的意思。

  一连几天,我坐在它面前,认真地看它,它有六片叶子,斜斜地对生着,茸茸的茎上,生了细细的尖刺有些食物是要根据季节来食用,却柔弱得如同浸过了水,仿佛它的刺并不是用来对付恶意的采撷者,倒是让人心生怜爱的装饰。花是雪一样的白,有八瓣,只白癜风的危害有多大一朵,如素女的手。雪花飘下的时候,分不清哪是从天而降的雪花,哪是它欲吐芳香的花瓣。

  这是我个人的发现。这个冬天不再冷。

  我常常独自凝望,和它说话。心中的爱怜也与日俱增,每天路过这个小园时,脚步不再匆匆。我能听得见它的言语,有时平静如水,有时热情如火,我知道它也听得懂我的言语,有时热情如火,有时平静如水。

  直到在梦里出现它的影子,我才发现,它已不只是一朵花。

  那天,我坐在它旁边,凝视它素洁的花和绿如翡翠的茎,心中如狂潮一般的爱的冲动让我忘却冬日的寒冷,让我忘却它的弱小。我伸出手,轻轻的掰下了它的一片叶,紧张地捏在手里,一种犯罪的冲动在刹那间充斥我的内心,我知道我是在毁灭一朵唯美的花,我知道它有它的自由和空间,我知道从那刻起,心的距离已经拉远。

  我逃也似地回到家,把那只弱小的叶子紧紧地放在胸前,唯恐失去它的鲜嫩。但不幸,它很快地萎缩了,像一只被伤害了的鸟,软软地委在我的手中,再没了刚才的光泽,再没了刚才的水润。我能感觉到心里的刺痛和眼角的泪水。

  第二天,我鼓起很大的勇气才敢走进那座小园,我害怕看见我不愿看到的景象。那座枯寂的小园曾经开了只有我知道的白色的素洁的花,却也要因为我的愚鲁的冲动而毁灭吗?我不敢看。

  天还是蓝的,有几朵云。一只鸟的影子划过,似一只流星。我站在曾经芳香的那块草地上,只有枯黄的草,我疯了似的找寻,只有枯黄的草……

  一切都逝去了,一个冬天的梦,一个冬天的快乐。

  那天出奇的冷,是四九的第一谁知道脸上有白点怎么回事天。

  那是一株出奇的花,曾开在冬天里。在枯草中独自绽放着。它出奇地出现,也离奇地不见了。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而开,却知道它为什么而消失。

  我很怕再走过那座小园,很怕再看见曾经芳香的地方空空如也。我站在它曾经散发过清香给我快乐的地方,默默地祈祷:当春天到来时,你还会再出现吗?

  没有哪个冬天让我如此的思念春天。

    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回复 | 使用道具 举报

该帖共收到 0 条回复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推荐板块

美图秀

热门活动

热门推荐

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